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70|回复: 0

又得进宫看展览了!

[复制链接]
158****4237

20

主题

2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19-9-3 15: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335.jpg

人与花木

又得进宫了。

今天,“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将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开展( 10 月底结束),这是国内外首个以“花木”绘画作品及相关艺术为主的展览。

300 余件展品中,宋、元时代花鸟作品居多,且许多都是首次亮相,其中,北宋赵昌的《蛱蝶图》、南宋马远的《白蔷薇图》、南宋马麟的《层叠冰绡图》、南宋吴炳的《出水芙蓉图》...都在展出之列。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530.jpg
▲《双喜图》 北宋 崔白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古代花鸟画,曾不被后人重视,甚至被认为是雕虫小技不值得探讨。当把这些作品放在历代绘画中比对研究,才发现,古人对自然的观察和描绘竟如此细致,又如此动人。

崔白是开始发挥写生精神的画家,在此之前没有可供可临摹或参考的画稿,他依靠超越前人的观察研究及描绘能力,开启了绘画的新方向——他用细腻的线条和渲染来画风中的枯叶、折苇和弯竹,用荒疏的干笔来画树,用粗笔画河岸。这种带有“即兴”意味的创作惊骇了不少人,曾被诸多画家效仿。

北宋末年,绘画中的准确性和严谨布局取代了宋初的“即兴”创作法,宋徽宗是导致趣味改变的关键人物。他主张忠实描绘事物,那时画院的画家,如果有背离“准确性”的意愿,都会受到他的谴责。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621.jpg
▲《出水芙蓉图》 南宋 吴炳 有展出

在这种压力下,画家很可能会变成毫无生气的“画匠”,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反的,宋人画出的作品清澈而透明,一种理想的完美慢慢铺展开来。如《出水芙蓉图》,不见勾勒之迹,花瓣既轻盈又有腴润的质感,瓣上红丝、蕊端腻粉也一一画到,微妙之处,使人叹服。

南宋画家赵孟坚的《水仙图》和佚名《夜合花图》亦是如此。

水仙花开,清新可人,叶片四展而不零乱,飘逸潇洒。花蕊以橘黄点染,处于中心偏上位置,引人注目,花瓣以尖细之笔勾勒轮廓,再染白粉。整幅画设色淡雅清逸,韵味无穷。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701.jpg
▲《水仙图》 南宋 赵孟坚 有展出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704.jpg
▲《夜合花图》 宋代 佚名 有展出

《夜合花图》的作者是谁,已无从知晓,不过,宋代画院人才济济,可以完成此类作品的画家,不在少数。

这幅画中的夜合花一根两枝,右枝花朵含苞未放,左枝花朵半开半合,清雅绝尘。花朵轻勾淡染,用白粉点画花蕊,花叶先以细笔勾勒轮廓,后用汁绿与花青染色。绿叶穿插向背,层次安排巧妙,画面简约,但不单薄。

如此,正是宋人的极致品味。

现实中的花和鸟,是画家眼中的客观物象,而画中的花鸟,则是人与自然的桥梁。《宣和画谱》中写道,与自然界的花鸟禽畜建立关系的,是人的观念和情绪,例如鸥鹭能唤起悠闲之感,鹿群能挑起悲秋的意念,诸如此类。

如林椿的《枇杷山鸟图》,画的是成熟丰满的果实,象征繁荣昌盛,放大画面后,却又满是宋人的趣味。


微信图片_20190903154900.jpg
▲《枇杷山鸟图》 南宋 林椿 有展出

画中一只翘尾山鸟栖于枇杷枝上,正欲啄食果实,却发现其上有一只蚂蚁,便回喙定睛端详,林椿对这瞬间动作的记录使我们放佛能感觉到枇杷枝随着鸟儿上下颤动,画面静中有动,妙趣横生。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006.jpg
▲《枇杷山鸟图》局部

      总的来说,南宋画家们延续了宋徽宗时代的谨慎和典雅,但他们更喜欢小题材,他们的情绪也更为柔缓,目标比较“谦虚”,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南宋花鸟作品,尺幅不大,大都是小幅册页。绘画大家马远的《白蔷薇图》,即是册页中的一部分,画中的白蔷薇花朵硕大,枝叶繁茂。画家以细笔勾出花形,用白粉晕染花瓣,以深浅汁绿涂染枝叶,笔法严谨,一丝不苟。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052.jpg
▲《白蔷薇图》 南宋 马远 有展出

比起经典的《寒江独钓图》和《水图》,马远此幅《白蔷薇图》显得中规中矩,这正是多数画院花鸟画家的特色。不过,在南宋画院中,有一位画家才华横溢,却曾经不被重视,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那就是无法摆脱父亲马远光环的马麟。

在他开始创作时,已有多位(李唐、刘松年和马远)光彩夺目的名家。父亲为了提升马麟在画院中的声望,有时竟把儿子的名款署在自己作品上,实际上,此举并不能帮儿子建立信心(此事存疑)。

从现有作品来看,其实马麟独自建立地位的能力并不差。单就《层叠冰绡图》一幅画,就可以看出他那纯熟的技法和高傲简淡独立人群的韵味。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208.jpg
▲《层叠冰绡图》 南宋 马麟 有展出





画中,马麟于右下角题了极小的“臣马麟”三字,上方另有杨皇后题名的“層疊冰綃”和诗一首:

浑如冷蝶宿花房
拥抱檀心忆旧香
开到寒梢尤可爱
此般必是汉宫妆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307.jpg
▲《层叠冰绡图》局部 杨皇后题字

从《层叠冰绡图》中,可以看出马麟用的是一种十分特殊的晕染技巧。如花瓣用细笔勾勒,后用淡绿染出,再用白粉晕染,在白粉不到之处,则以胭脂、汁绿混合敷之,这样,每个花瓣都有边缘之白与中间之胭脂汁绿两层次,丰富而立体。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346.jpg
▲《层叠冰绡图》局部
《层叠冰绡图》构图简洁,发挥了折枝花以少胜多的特质,就像宋人看待世界的方式,简淡而细致。

以上宋画,只是本次展出作品中的极少一部分。除了这些赋色淡雅、自然生动的绘画,还有与“花木”有关联的瓷器甚至服饰文物展出。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425.jpg

▲“花木”相关文物

细细想来,古人虽与我们处在不同的时代,用着不同的工具,但绘画中需要的眼、心与手的关系,一点都没有变,似乎他们还更胜一筹。

微信图片_20190903155506.jpg
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
展览时间:2019年9月3日~10月31日
展览地点:故宫博物院 午门展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艺术 · 收藏就在南方艺易

GMT+8, 2021-10-24 07:34 , Processed in 0.2777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NanFang 289 Art Co.Ltd X3.4

© 2018-2020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